关闭
搜索
搜索
未找到结果
    参考

    Ölgerðin为新增易拉罐生产线选择云服务

    你需要接受cookies才能使用此功能

    Ölgerðin Egill Skallagrímsson是冰岛最大的饮料生产商,正在将其灌装产能提高四倍。克朗斯负责工厂规划,提供一条总包易拉罐生产线。它是克朗斯首批在服务水平协议中通过云服务保证生产运行的项目。

    Andri Þór Guðmundsson是冰岛一家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企业的CEO。Ölgerðin Egill Skallagrímsson公司创立于1913年,其第一款产品是Egils甜味麦芽汁,至今在冰岛还深受欢迎。甚至连商标都没有改变。“这种饮料已经融合在冰岛的历史中”,Andri微笑着说。大家感到,似乎整个公司都是这种观点。Ölgerðin公司于五月份上市,除了业务发展,这位CEO还对此进一步阐述说:“我始终认为,作为一家大型、古老、具有冰岛根基的企业,它就应该属于全体人民。”

    Ölgerðin在冰岛语中的含义是“啤酒厂”,但是,这家饮料生产商的供货范围远远超越啤酒。其产品种类从啤酒到非碳酸水、波普甜酒以及各种软饮料和品质生活饮品,直至高度烈性酒。除了大量自有品牌,例如,Gull,Borg,Appelsin,Brio,Ölgerðin公司还是国际化啤酒品牌和饮料品牌的许可证生产商和灌装商。2010年,Borg微型啤酒厂成立。“直到1989年,啤酒在冰岛才合法化。在此之前,含酒精的啤酒只能为免税商店酿造。冰岛在啤酒文化方面具有潜在的需求,微型啤酒厂是我们酿酒者的游乐场和试验场”,Andri解释说。其它业务领域还包括众多国际化食品和化妆品的进口和代理。

    欢迎您 9 月来慕尼黑。另外,我想邀请您不时地访问我们的网站及社交媒体。

    Ölgerðin公司95%的业务在国内。冰岛人口37万,只是一个很小的市场。为了给这个市场提供多样化产品,需要一条高度灵活的生产线,能够频繁进行产品转换。这家拥有370名员工的企业始终不断推出新的饮品。“这对于我们非常重要。我们是先锋企业,我们发现趋势,将趋势转化成产品”,Andri强调。企业的发展目标:每年至少5%的销售额来自新开发的产品。

    骨胶原饮品横空出世

    最新推出的产品是COLLAB系列,一种含有咖啡因和优质骨胶原的生活品质饮品。这是一种逐渐冰岛化的产品,其骨胶原来自巨型鳕鱼的鱼皮。“我们于2017年开始与FEEL Iceland公司建立合作关系,该企业利用鱼类加工业的副产品制备骨胶原。在得到优质蛋白的同时,还能减少垃圾排放”,Gunnar B. Sigurgeirsson讲述,作为副总经理,他负责Ölgerðin公司的商业战略。经过两年的产品研发,首款COLLAB饮品于2019年3月隆重上市。目前,COLLAB系列已经创造了巨大的业绩,仅2021年的销量就达到了七百万罐,相当于每位居民19罐。今后,创新产品还将销往国外。

    Image 29079
    COLLAB系列是Ölgerðin公司的最新亮点,也是真正的冰岛产品。 图片来源:

    Ölgerðin

    COLLAB--饮料罐中的高价值骨胶原

    每罐含六克蛋白质,还有咖啡因、维生素B和少量糖分,不含碳水化合物--这就是Ölgerðin公司最新推出的COLLAB系列品质生活饮品。唯一的卡路里来自高价值的骨胶原,这是人体中最重要的构造蛋白质。目前,该产品系列共有五种口味:梨莓和接骨木花,芒果和甜桃,覆盆子和甜杏,柠檬柚子和西番莲以及近期推出的含咖啡因或不含咖啡因的梨莓口味。

    市场从PET瓶转向易拉罐

    COLLAB系列产品取得的成功和出口计划只是现在实施产能扩张的一个原因。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330毫升易拉罐的销量在冰岛呈现强势增长。消费者的偏好在不久以前从大容量PET瓶转向小瓶,整体上从PET瓶转向易拉罐,Andri表示:“我们灌装容器的数量明显高于五年之前。2021年,我们灌装了8400万个单位,总量为4900万升,主要是330毫升易拉罐。”Ölgerðin公司需要更高的易拉罐产能,不仅对于自有品牌,还要考虑贴牌灌装。此前,Ölgerðin公司共有两条PET瓶生产线以及一条玻璃瓶和易拉罐两用线。

    从最初开始就已经明确,新增设备必须是总包解决方案,Andri强调说:“在饮料行业,我们相对来说还是一家小企业,没有资源自己安装这种设备。”这同样适用于项目设计,Guðni Þór Sigurjónsson作为产品和质量总监与技术负责人Margret Arndardottir从最初开始就一直参与这个项目,他补充说:“2018年底项目启动时,我们就决定它并非由我们自己设计。我们认为,委托有经验的专家做这件事,更加可靠。我们与不同的供货商进行了交流,最终选择了克朗斯公司。他们的服务优质快捷,他们拥有相应的专业人员,如果我们提出需求,他们就会来到冰岛现场。”此外,Ölgerðin公司从几十年前就开始使用克朗斯机器,Andri表示,他们非常信任克朗斯的经验和服务。

    第一座里程碑:新设备的规划设计

    实际上,克朗斯的工厂设计与自己的机器完全无关,但这并非是当初的考虑。Andri表示,后期知道这种情况后,他们认为这也是一种优势,Guðni也对此进行证明:“后来我们很快就发现,该设计团队非常中立。他们的关注焦点是最佳解决方案,具体采用克朗斯产品还是其它厂家的产品,这并不重要。”

    设计任务的关键点:在同一条生产线上再现多样化的产品。此外,还要考虑厂区内狭窄的空间。新生产线将灌装苗条罐、纤体罐和标准罐,容量从250毫升到500毫升;此外,还要实现不同的包装形式,从4罐包装到36罐包装。“这是一项非常复杂的任务。最终,我们确认了十几种包装形式,我认为,我们所做的决策非常正确”,Andri表示。最终,购买了一条新的4.5万罐生产线,安装在专门为此建造的新厂房。此外,还为老的两用线增配了新的混比机、贴标机、包装机和配料间设备。

    实际上,将工厂设计纳入项目合同中,这并不是常规做法。但是,Ölgerðin公司从最初开始就将克朗斯作为总包供货商,直接签定了新生产线的合同。此后,一切进展顺利。2021年4月,新车间破土动工,半年之后,土建施工结束。十月份,易拉罐生产线抵达雷克亚维克,2022年1月开始试运行,五月份完成项目的整体验收。

    新增易拉罐生产线

    如同所有的新生产线,这条线也配备了Connected Line--借此为采用克朗斯云服务打下基础。更多关于服务水平协议(SLA)的信息参见本文结尾处。
    除了这条4.5万罐生产线,克朗斯还对其它生产线的几台原有机器进行了升级改造。

    一条生产线完成多种产品

    新的易拉罐生产线将总灌装产能提升了四倍,从原来的每小时1.5万个容器增加到每小时6万个容器。这种高产能也是产品多样化带来的需求,Guðni解释说:“一条生产线完成如此庞大数量的最小库存单位(SKU),我认为这在全球也非常少见。由于需要大量的品种转换,很少能够一次连续运行两至三个小时,我们需要更快的速度。”他微微一笑,接着说:“对于德国工程师,这在效率方面就是一个噩梦。”这位经理曾在海德堡工作几年,非常清楚所表达的内涵。

    几乎所有的产品,尤其是全部软饮料,目前都在新生产线上运行。此前的两用设备只用于小批量产品。啤酒在所有生产线灌装,小品牌保留在老生产线。借此,生产实现了最大的灵活度。

    Image 29080
    新增易拉罐生产线上运行着苗条罐、纤体罐和标准罐,容量从250毫升到500毫升。 图片来源:

    Ölgerðin

    一条生产线完成如此庞大数量的最小库存单位(SKU),我认为这在全球也非常少见。由于需要大量的品种转换,很少能够一次连续运行两至三个小时,我们需要更快的速度、更高的灵活性和更短的转换时间。 Guðni Þór SigurjónssonÖlgerðin Egill Skallagrímsson公司新产品和质量总监

    Guðni尤其对新型骨胶原饮品的灌装充满期待:“这种产品含有大量的蛋白质,每罐接近六克,在老设备上灌装时产生大量的泡沫。幸运的是,我们在新生产线上没有发现这种现象,它可以完美地灌装骨胶原饮品。这也同样适用于CIP刷洗系统:由于骨胶原来自鱼类,我们在产品转换时必须仔细刷洗。当然,饮料本身并没有鱼腥味,但是,对于鱼类过敏的消费者,必须绝对保证其它产品中不含有其残留物。我们的测试表明,我们完全做到了这一点。”

    这条易拉罐生产线的特殊之处体现在非常高的包装灵活性。包装形式从2x2和3x1顶开式或部分封闭式到10罐冷藏包装和12罐托盒包装直至24罐或36罐出口裹包纸箱。最小的包装先由其它厂家提供的小包机完成,然后在Variopac中形成裹包纸箱或者半包托盒。

    不论在生产线上使用何种包装形式,绝对都不使用塑料。“我们的新生产线从最初开始就要求全部取消塑料的使用”,Gunnar解释说。包装材料全部为纸板。六罐包装的塑料环能够危害许多海洋生物,已经从包装品种中取消,此外,也不再使用塑料薄膜包装。这符合Ölgerðin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战略。2013年,该企业加入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作为科学减碳倡议组织的成员,其明确目标是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

    新特劳普林和雷克亚维克之间的数字化安全纽带

    从2020年开始,所有的克朗斯设备都采用Connected Line模式,预留克朗斯云和所有数字化服务接口。新的易拉罐生产线也是如此。冰岛工厂位于北大西洋的岛屿上,直接的数字化连线具有重要意义。如果生产线出现故障停机,即使从丹麦出发前往现场也需要很长时间。克朗斯新推出的数字化服务,即服务水平协议,可以对此进行补救。除了各种数字化服务(参见文本框),固定人员的技术咨询、每月的机器性能会议和生产的改进建议等也都包含在服务水平协议(SLA)之中。“这为我们提供了可靠性和可信度。我们可以和克朗斯进行线上沟通,共同解决问题”,Andri强调。由于可以快速排除故障,优化生产运行,Guðni也认为这样可以减少停机时间:“我们可以随时查看生产线的运行状况,这非常重要。出现停机故障后,我们可以事后依据数据寻找改进潜力。”

    不仅对于Ölgerðin公司管理层,克朗斯现场团队也认为这条易拉罐生产线的安装略有特殊,它是首批采用智能调试的生产线之一(参见文本框)。借助VPN网络,机器在调试第一天就接入克朗斯云。Ölgerðin公司以后通过SLA使用的数字化服务,也在这一时刻激活。每天早晨,负责该现场的服务经理Tobias Schnell都在新特劳普林办公室线上查看雷克亚维克生产线的运行情况。通过与现场经理密切合作,他可以直接确定何时对软件进行升级。每个星期,他还要与Ölgerðin公司和克朗斯团队讨论机器参数和调试进程。

    五月份,克朗斯完成设备验收,撤离雷克亚维克。此后,服务水平协议正式启用。双方每个月举行一次会议,讨论设备数据,共同改进生产运行。“总而言之”,Guðni说,“我们对项目非常满意。克朗斯为我们提供了超级支持。双方已经建立了友谊,能够在这个项目起到重要作用,我感到非常荣幸。”执行总裁Andri也非常喜欢克朗斯现场团队:“他们良好地融入了集体。我们欢迎他们再次来到冰岛,不是因为这条生产线,而是作为访客或者旅游者。”

    服务水平协议为我们提供了可靠性和可信度,特别是考虑到我们冰岛偏僻的地理位置。我们可以随时在线与克朗斯沟通。他们看到的数据和我们看到的完全一样,可以指导我们的工作。 Andri Þór GuðmundssonÖlgerðin Egill Skallagrímsson公司执行总裁

    服务水平协议--数字化安全纽带和性能提升机

    借助数字化服务,克朗斯协助客户最佳地使用设备,减少停机时间。新的服务水平协议(SLA)包含各种相互匹配的服务。它具有固定、可预测的成本,由克朗斯委派专人分析和解释检测的数据,给出改进建议。SLA的前提是Connected Line,它应用于克朗斯自己的工业物联网平台。从2020年开始,所有新的克朗斯生产线均配备Connected Line。第一款推出的产品是SLA Performance。其目标是系统地改善设备生产效率。

    SLA Performance包含的内容

    • 咨询
      • 固定一位技术服务联系人
      • 每月通过回顾评价设备性能
      • 共同寻找优化措施
    • 数字化服务:
      • 接入克朗斯工业物联网平台
      • Share2Act Connect 作为信息和沟通纽带,包含生产单元(机器,生产线,整体工厂)的所有基础信息。
      • Share2Act Performance: 实时查看当前的机器状态(设备可用性,生产计数器,效率,单位产出,生产类型,运转率,停机及可能原因);显示生产流程的最重要绩效指标;通过识别未充分利用的区域提高生产效率。
    • 支持协议
    • 选项:其它克朗斯生命周期服务模块

    智能调试:提升达产的效率和透明度

    Connected Line安装和运行时,克朗斯服务团队使用云服务Share2Act Performance和Share2Act Connect,从第一天开始就在现场得到数字化支持。数字化服务团队从远程跟踪设备调试,检查和更新各个生产线组件的软件,能够看到与现场同事一样看到的故障报警,可以与现场同事一起快速排除故障。从第一个包装容器开始,就对机器数据进行评价。客户获得关于生产线进程的透明度,受益于生产启动阶段不断提高的效率。

    在我们的 Krones.shop 您可轻松请求无约束力的报价。 

    新机器询价
    kronesZH
    kronesZH
    0
    1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