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搜索
搜索
未找到结果
    参考

    易拉罐和玻璃瓶:布达佩斯精酿工厂采用克斯明组合式灌装机

    你需要接受cookies才能使用此功能
    Monyo精酿工厂持续扩张,投资克斯明制造的Barifill Canto易拉罐和玻璃瓶组合式灌装机。
    • 杯中美味:在布达佩斯市中心的Monyo酒馆,顾客可以逐杯品尝Monyo公司出品的新酿啤酒、柠檬水和葡萄艾尔。

    啤酒质量没有妥协,这是布达佩斯Monyo精酿工厂的信条。同样,该啤酒厂去年进行扩张时,也对灌装设备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最终,选择了克斯明公司的Barifill Canto易拉罐和玻璃瓶组合式灌装机。

    愉快心情必不可少,他们在精酿工厂常这样说,大家在厂区内也能感受到:舞台,圆形广场,酒吧,夏季在这里举行派对和音乐会。汽车上喷满炫耀的漫画场景,这也是年轻啤酒厂的专有标志。易拉罐和玻璃瓶的表面也绚丽多彩,配有漫画形象和相应的名称:Mango Hero,Flying Rabbit,Grumpy Octopus,Lazy Pirate,不胜枚举。Botond Prischetzky是Monyo公司的品牌经理,他一直参与这种炫目设计的开发:“快乐深植在我们的DNA之中,自然也要反映在我们的外观形象上。此外,我们需要无限的变化形式,包括众多的饮料品种,酒吧,音乐会,以及所有能够设想到的。借助漫画角色,一切尽在掌控。”

    比利时的精酿啤酒

    20年以来,比利时的精酿舞台呈现巨大活力。目前,共有大约60家精酿工厂,每个星期推出五至六个新款啤酒。Monyo公司创立于2014年,从最初开始就是舞台先锋,推出的新款啤酒包括水果酸啤、烈性斯陶特和大麦酒。

    Article 28535
    Botond Prischetzky是Monyo公司的品牌经理,他一直参与这种炫目设计的开发。

    最大的乐趣在于啤酒本身。在固定品种中,即所谓的核心系列,可以看到IPA、新英格兰IPA、波特和水果啤酒,近期又增加了百香果柠檬水、草莓-梨莓柠檬水和姜汁-桃汁柠檬水。销量领先的啤酒是Flying Rabbit,它也是比利时最知名的IPA之一。此外,Monyo公司还不断推出新配方。“我们不断尝试,为每一种配料寻找完美的配方”,酿酒师David Schüszler表示,他还补充说:“我们用乐趣和爱酿造每一个批次的啤酒。这让Monyo公司的工作与众不同。”这尤其适用于所谓的协作啤酒这种与世界各地其它精酿工厂的合作项目。大家在啤酒节相识,相互拜访,酿造新的配方,共享快乐。Monyo公司从不惧怕异域水果,而且恰恰相反:他们是匈牙利首家用水果酿造啤酒的精酿工厂。目前,Monyo公司已经推出了派对狂系列的酸樱桃艾尔,名称为派对狂Meggy Ale。

    请激活 JavaScript,以便能够放映这个录像。

    先喝葡萄酒后喝啤酒,先啤酒后葡萄酒……为什么不能将其融合在一起?

    这家喜欢尝试的精酿工厂自然也不会放过葡萄酒。对于匈牙利风土系列,他们与匈牙利葡萄酒庄开展合作。“我们希望与其它精酿工厂形成区分。优质的IPA啤酒到处都有。问题是:如何才能创造匈牙利特色?匈牙利以葡萄酒文化闻名,我们与葡萄酒庄一直有联系--所以,这种合作也很好理解”,Botond讲述。因此,他们目前每年生产四次啤酒类型的葡萄酒或者葡萄酒类型的啤酒,称之为葡萄艾尔。其口味和酒精含量通常类似于甜葡萄酒。

    葡萄酒庄为此推荐一款葡萄品种或者葡萄酒,Monyo公司开发合适的配方。有时,葡萄艾尔在自己精心挑选的葡萄酒橡木桶中成熟,有时在发酵结束时加入葡萄汁 --方法多种多样。当前的匈牙利葡萄艾尔只有4.8%的酒精含量,也是至今为止最淡的啤酒,它用塞克萨德红酒产地的卡达卡葡萄汁和葡萄渣与基础啤酒一起发酵。发酵使用的葡萄酒酵母也来自葡萄酒庄园。“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家啤酒厂通过这种方式将葡萄酒和啤酒融合在一起”,David表示。

    Image 28540
    勇于尝试的Monyo酿酒师将啤酒和匈牙利葡萄酒组合成独特的葡萄艾尔。

    最重要的是啤酒质量

    按照企业格言“我们认真对待酿酒工艺,其它都是乐趣”,Monyo公司对酿酒工艺和啤酒质量绝不妥协。之所以创立这家啤酒厂,是因为创始人Ádám Pein当时在Monyo酒吧售酒时对匈牙利精酿啤酒的质量波动非常不满意。因此,2014年他与Németh Anti合作,成立了匈牙利最早的业务爱好啤酒坊。他们创立Monyo精酿啤酒厂的目的就是想展示他们可以做得更好。

    取得的成就证明他们做出了正确选择,老厂的产能逐渐达到大约每年200千升,但还是不能满足要求。大约在一年多以前,Monyo公司开始扩张,目前的产能是原来的六倍。在糖化车间内,增加了6立方大罐,用于标准品种,而原来的2立方罐现在专门用于特殊品种。此外,在传统330毫升玻璃瓶的基础上,现在也能生产易拉罐产品。“易拉罐不会破裂,容易回收利用,物流运输也更加简单。此外,还能更好地防止光线照射,在低温区域能够更快达到存放温度”,David强调,他现在还负责生产运营。“但是,许多酒馆更喜欢玻璃瓶,因此我们需要一套能够交替生产两种容器类型的灌装设备。”

    Image 28541
    David Schüszler, Monyo啤酒公司生产负责人

    除了灵活性,选择新灌装设备的最重要准则还包括流程、自动以及啤酒质量的最高稳定性。“我们希望进一步降低增氧量”,David说。“啤酒中的含氧量越低,全部口味的保持期就越长,尤其是酒花风味和水果香味。”寻找合适设备的过程中,Monyo团队也考察了采用克朗斯和克斯明设备的啤酒厂。最终,他们选择了既能灌装易拉罐也能灌装玻璃瓶的克斯明 Barifill Canto 灌装机。“稳定性、自动化程度和较低的增氧量,这种组合对我们的决策起到了决定性作用”,David解释说。“其它厂家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易拉罐比玻璃瓶更环保,但许多酒馆喜欢玻璃瓶。因此,我们需要一套可以交替灌装两种容器的灌装设备。 Erwin HächlDavid SchüszlerMonyo啤酒公司生产负责人

    首批推出的Barifill Canto灌装机

    克斯明负责全套生产线的设计和供货--从全自动卸垛机到Barifill Canto灌装机和 Flexa Sensicol 贴标机,直至包装机。码垛工作还需要人工完成。新设备于2021年秋季投入运行。

    Image 28543
    借助Barifill Canto,Monyo公司可以在一台机器内完成易拉罐和玻璃瓶的灌装。

    对于克朗斯集团来说,易拉罐和玻璃瓶两用灌装机也是一种创新产品-- Monyo公司的这台Barifill Canto也是克斯明公司首批投入使用的两用灌装机,它包含冲瓶机、灌装机以及两台分别用于皇冠盖和易拉罐顶盖的封盖机和卷封机。为此,克斯明还在克朗斯Modulfill灌装系统的高标准基础上自己开发了一种两用灌装阀。它采用独特的设计,只需通过触摸屏上的操作菜单就可以完成容器转换。由于这种灌装阀本身不需要人工调整,因此这种设备可以满足最高卫生要求。

    Barifill Canto--灵活应用于小批量生产的灌装机

    借助Barifill Canto两用灌装机,精酿啤酒厂或者葡萄酒庄不需要投资两台机器就能实现两种容器的灌装。设计这种机器时,重点关注尽可能缩短容器转换所需时间。

    Barifill Canto既可以把啤酒、葡萄酒或者碳酸软饮料灌装在易拉罐中,也可以将其灌装在葡萄酒瓶或者啤酒瓶中。对于易拉罐,可以灌装的容量为150毫升至660毫升,葡萄酒瓶为250毫升至1.5升,啤酒瓶为250毫升至750毫升。机器的设计能力也可以灵活选择:例如,对于330毫升包装的啤酒,可选能力介于每小时2500和1.6万之间。

    Barifill Canto也是第一台能够在同一个灌装阀采用最佳测量方式分别确定玻璃瓶和易拉罐灌装量的组合式灌装机。易拉罐按照容积方式采用电磁流量计测量,玻璃瓶通过探针测量。内置式封盖机可以确保容器灌装结束后立即封盖,从而保持较低的增氧量。在实际生产中,这种方案也表现出色,满足了极高的啤酒质量要求。Monyo公司生产负责人对极低的总氧含量(TPO)非常满意。不论是玻璃瓶还是易拉罐,该指标始终低于80 ppb。

    请激活 JavaScript,以便能够放映这个录像。

    瓶型转换简单快捷

    Monyo公司的Barifill Canto灌装机按照每小时6000瓶(罐)设计,可以灌装330毫升易拉罐或者玻璃瓶。对于较大的瓶型,例如,葡萄艾尔,继续使用老的灌装设备。供货范围内还包括直接安装在灌装机旁边用于设备刷洗的CIP系统。灌装机之后安装了一台检测机,利用x光射线检查玻璃瓶或者易拉罐的灌装容量。

    David对易拉罐卷封机的优良性能深感信服:“我以前使用过易拉罐灌装线,卷封机经常会出现问题。这条新生产线还从来没出过这类问题。这台机器始终在技术规范内运行,不需要做出任何调整。这是一项巨大收益。”

    Image 28544
     啤酒质量高于一切:David Schüszler是Monyo公司酿酒师和生产负责人,他对易拉罐和玻璃瓶极低的增氧量非常满意。

    Monyo公司现在的易拉罐灌装量超过玻璃瓶。到目前为止,该团队只进行了三至四次瓶型转换--结果令人满意。“整个过程比我们想象的简单很多”,David非常高兴。“当然,我们还处于熟悉阶段,今后将逐渐成为常规工作。如果我们按照描述一步一步做,实际上不会出现错误。可以说,这是一种傻瓜操作模式”,他说。

    其他厂家都无法提供这种稳定性、自动化和增氧量的最佳组合。 Erwin HächlDavid SchüszlerMonyo啤酒公司生产负责人

    易拉罐或者玻璃瓶完成灌装后,接下来在Flexa Sensicol贴标机中粘贴不干胶商标。“我们酿造大量不同的啤酒,因此,白板易拉罐最简单,我们可以为其粘贴对应的商标”,David解释选择这台机器的原因。贴标速度更快:老的贴标机需要挡住容器后才能贴标,而 Flexa Sensicol 为回转式机器,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6000瓶(罐)。David认为,两个标站可以达到最佳效果:“一个标卷用完后,可以立即更换到另外一个,此时,可以安心地装上新的标卷,而机器继续运行。”

    全力关注啤酒

    Monyo团队在一次会谈中讲述,其产能扩大了六倍,对此,新的成套设备起到了关键作用。David表示,克斯明的技术支持给予了非常大的帮助:“我们可以随时提出问题,通常都能得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很快就将建立自己的流程规范,但目前还是启动阶段,这种技术支持确实非常重要。”

    总体上,他对新生产线非常满意:“我认为,流程应该尽可能自动完成,这非常重要”,他解释说。“老的生产线还有许多人工操作,例如,卸垛和码垛。现在,新生产线只需要两名操作工,这是一项重大进步。”不再需要人工将瓶子摆放到生产线上,在卫生方面也是一个亮点。

    毫无疑问,最重要的还是啤酒本身。“我们希望实现自动化,还有一个原因是希望大家的关注点聚焦在啤酒本身。他们的工作是确保一切正常,或者形成新的创意。自动化可以让我们的大脑从其它事情中解脱出来”,David强调。

    Image 28549
    同一个灌装阀可以精确地灌装易拉罐和玻璃瓶。瓶型转换通过操作面板完成,不需要接触阀门。

    这套设备目前还没有满负荷运转。借助新得到的产能,Monyo公司希望扩大出口。核心系列将大幅度提升产量,当然,还要增加各种新型啤酒。仅仅2022年,生产计划表上就出现了27种饮料:除了基础产品中的六款啤酒和三款柠檬水以及四种季节性特品,还有12款协作啤酒、三款超浓新英格兰IPA、四款匈牙利风土葡萄艾尔以及酸樱桃艾尔调配的派对狂系统、一款比利时白啤和一款窖藏型啤酒。此外,Monyo公司还为那些产能不足的业余爱好啤酒坊和精酿啤酒厂代工酿造。随着生产能力和产品质量的提高,Monyo公司现在还为专业啤酒厂提供代工生产,目前已经在匈牙利和国外找到了许多合作伙伴。

    可以想象,这家喜欢尝试的精酿工厂今后还会推出更多的新品。如果想品尝其创新产品,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一个温馨的夜晚前往布达佩斯市中心的Monyo酒馆--就在那里,Ádám Pein曾经不满意所出售精酿啤酒的质量,此后创建了Monyo精酿工厂。现在,人们可以在长桌旁的摇椅中或者酒桌旁舒适地品尝各种品质卓越的精酿啤酒。

    项目详情

    项目: 玻璃瓶和易拉罐两用生产线,包括卸垛、灌装、贴标和包装。
    客户: Monyo啤酒公司
    厂址: 布达佩斯,匈牙利
    试运行: 2021年夏季
    范围: 玻璃瓶和易拉罐两用生产线,能力为每小时6000瓶(罐),其中包括:
    • 克斯明两用灌装机:玻璃瓶和易拉罐组合式灌装机
    • 配备刷洗设备的CIP系统
    • 克斯明 Flexa Sensicol 不干胶贴标机

    在我们的 Krones.shop 您可轻松请求无约束力的报价。 

    新机器询价
    kronesZH
    kronesZH
    0
    1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