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搜索
搜索
未找到结果
    趋势
    气候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必须采取行动”
    你需要接受cookies才能使用此功能
    关于气候保护、全球供应链可持续发展和人权法律采访三位克朗斯可持续发展战略专家。
    • 三位克朗斯可持续战略专家:Welf Kramer, Martina Birk 和Peter Steger (左起)。

    是否能够延缓气候变化的形势,克朗斯可持续发展战略的三位专家Martina Birk、Peter Steger和Welf Kramer对此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只要我们现在开始采取正确的措施,完全可以实现这个愿景。他们在采访中阐述了克朗斯为此做出了哪些贡献。

    只要谈到这个话题,不论他们来自政府、媒体还是经济界:“可持续发展”和“责任担当”几乎总是被同时提及——在克朗斯公司也是如此。为什么这样?谁对什么承担责任?这种责任源自哪里?它体现在哪些方面?

    Kramer: 若想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从大局出发。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深入,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都生活在同一个组织中。当我们审视气候危机这类问题时,必须清楚地了解:谁占据了最大份额以及谁可以做出最大改变?这即涉及个人也涉及到企业。当然,后者的首要任务是通过经营获取利润。他们在生产经营过程中需要使用各种不同的资源。谁使用和消耗了资源,同时也有责任保护和保留这些资源。

    Steger: 足迹这个概念非常直观地表达了这个问题。每个企业都会在世界上留下足迹——首先体现为积极的方面,例如,创造工作岗位,提高富裕水平,增加税收,等等。对于克朗斯来说,我们还是可持续发展价值链上的一个环节。我们积极努力,保证消费者能够得到干净、卫生的灌装食品和饮料。另一方面,还有一种消极的足迹,给可持续发展带来负担。这就是我们需要承担的责任:我们相应地消除我们经营活动带来的负面影响,从整体效果看只留下积极的足迹。

    Birk: 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巴黎气候协议,借此,我们具备了一个在法律上需要满足的规定。对此,我们大家都有责任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不论是个人、企业还是国家:我们都有减少污染排放的明确使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Erwin HächlMartina Birkenviro全权代表

    企业治理负责人Welf Kramer

    克朗斯将如何承担这项使命?

    Steger: 我们在2020年制订了新的气候战略,为减少排放设立了具有约束力的目标。至2030年,我们期望将我们自己工厂的温室气体排放(Scope 1和Scope 2)减少80%。对于Scope 3,即上下游价值链,我们的减排目标设定为25%,在此,我们重点关注使用我们设备产生的排放。

    听起来非常令人振奋。这些目标能否真正实现?

    Kramer: 克朗斯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推广可持续发展战略。2008年,我们推出了enviro 可持续发展规划:这表明,早在出现法律义务之前,克朗斯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个主题。当年出台企业社会责任指令转化法时,再次促进非财务信息报告的明确专业化和标准化。我们深入探讨专题报告的整体内容,自我审查,为此在全集团公司范围内建立合适的可持续发展管理体系。评估实际状况时,我们自然也要与其它企业对标,得出的结论是: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走在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前列。尽管如此,或者说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必须更加大胆,做出更多规划——这同时也意味着巨大的付出。 Erwin HächlWelf Kramer企业治理负责人

    克朗斯 enviro 可持续性项目: 顶尖技术确保高效生态生产。

    Birk: 制订气候目标时,我们就发现,只有达到科学减碳倡议组织设定的目标,才能实现将地球因温室效应造成的气候变暖限定在1.5℃。而实现这一切,前提我们必须满足预定的减排目标。

    如何从科学减碳目标等全球性规划为自己的企业制定出具体的目标?

    Steger: 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复杂的流程。科学减碳倡议组织制订一个内容丰富的问询表,若想有效地完善其内容,必须具有坚实的数据基础。据此,测算今后几年可以实现哪些目标。在此基础上,我们起草一份非常具体的提议,由科学减碳倡议组织的专家进行测评。经过大约两个月的认证流程,取得了喜人的成果:我们的气候目标通过了科学减碳倡议组织的认证。

    克朗斯委托中立的科学减碳倡议组织(SBTi)审核其气候战略。查核结果:克朗斯气候目标可以为“地球因温室效应造成的气候变暖限定在1.5℃”做出贡献。

    你们将通过哪些措施实现这些目标?

    Birk: 在Scope 3范畴,即我们产品导致的排放,我们现有的enviro计划已经可以系统地减少消耗和排放。由于enviro计划已经实施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全部产品近期也都纳入其中,因此,在机器层面更加难以找到优化潜力。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这方面设立的减排目标明显低于我们自己的排放。enviro计划已经推广十几年,目前不存在太多的减排空间。不过,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我们在过去几年取得的成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满足现状,恰恰相反:我们必须扩大视角,将enviro思维扩展到整线和工厂。

    Steger: 对于Scope 1和Scope 2的内部排放,能源效率是最重要的出发点。我认为,提升我们大楼建筑和生产设备的能源效率是最有效的措施——它还能给我们带来投资回报,由此我们可以节约成本。第二个推动力是能源自给:我们通过可持续方式自己制备能源,例如,采用光伏设备或者使用热电联合机组。对于其余我们自己无法满足的能源需求,必须按照可持续原则采购,越绿色越好。

    Was meinen Sie damit, das Verbessern der Energieeffizienz sei die „ehrlichste Maßnahme“?
    “谁使用和消耗了资源,同时也有责任保护和保留这些资源。”

    改善能源效率是“最诚实的措施”,这句话有何含义?

    Steger: 这和我们对气候中性的理解有关。改善气候平衡的一种常规方式,也是比较简单的途径,就是进行损害补偿。也就是说,通过为气候项目提供资金援助补偿自己造成的排放。可以这样理解:在热带雨林植树造林或者在干旱地区建造水井,这些都是主要采取的措施——所有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资金投入。我们有意识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因为我们不想走捷径。对于排放问题,我们认为事先避免好于事后补偿。因此,我们希望尽最大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我们的气候目标。

    您认为生态可持续发展是否等同于气候保护?或者换个提问方式:为什么如此重视气候保护?

    Steger: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的回答完全是否定的。可持续发展涉及多个方面——同时也在另一个角度反映了生态问题。因此,我们的2030目标扩大了纬度,融入了伦理学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等主题内容。我们赋予气候保护特殊的地位,因为我们之前设立的2020年排放目标已经实现。因此,我们在第一阶段集中精力制订一个新的、覆盖面更广的气候目标。

    Kramer: 气候保护是我们当今时代的一个最重要主题。但是,我们不能孤立地对待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关注全部领域,与集团公司内部的各个专业部门开展合作。

    Birk: 对于产品可持续发展领域,我也是这样认为。可以确定,排放也是我们客户目前的关注重点。我们的enviro计划不断扩大规模,已经纳入了介质效率和环境友好性。很多流程之间存在着相互关联:如果我们节省介质和水,通常也能减少能源消耗。因此,这些行动领域对于我们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可持续战略小组成员Peter Steger

    克朗斯也将可持续项目咨询作为用户服务。这与企业内部可持续发展项目是否重叠?

    Birk: 是这样,例如,我们成立了技术团队,开展跨学科交流,并经常出现非常激烈的争论。对于这种复杂的主题内容,始终会出现不同的观点。正因为如此,相互分享不同的经验和看法也非常重要,借此大家可以相互学习。

    Kramer: 这一点尤为重要。我们在公司内部拥有巨量的知识储备,但是,这些知识分散在不同的专业部门、工厂和国家。我认为,作为可持续战略的中心团队,我们的任务包括将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员联合在一起,在全集团公司建立一个网络。集团公司内部的专有知识结合越紧密,利用率越高,我们就越能更好地实现自我协助,不必借助第三方的力量。

    这也属于克朗斯的理念:我们自己做,因为我们能够做到?

    Kramer: 实话实说,这也是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在当今局势下,我们和其它的厂商一样,都必须控制成本。此外,许多主题内容在外部世界还没有受到重视。例如,欧盟的分类体系,它在信息报告中具有可比性:对于我们,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对于所有必须满足其前提条件的企业也是如此。如果必须为此建立新的专有知识,最好由我们内部自己完成,这样也更具有可持续性。今后,我们还能对此进行持续利用和不断扩展。

    Birk: 目前,我们通过这种进程方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可持续发展就是克朗斯经营理念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也体现在员工身上:这里的人们希望自己动手。

    这不是简单的盖章或者获得一份证书,我们希望在世界上产生一定的作用。其动机源自我们的内部。 Erwin HächlMartina Birkenviro全权代表

    关键词“激烈的争论”,你们和客户之间也存在争论吗?

    Birk: 当然,这是必然的。例如,在项目咨询时,客户经常要求不使用燃气进行蒸汽制备,因为会造成排放。他们要求利用绿色电能覆盖全部能源需求。这种创意是可以理解的,但并非始终具有实际意义。大部分情况下不能用电能制备全部热能,除非其能源效率位于“善恶的彼岸”。“我只用绿色电能,我自然就是气候中性”,这种说法过于简单,大部分情况都无法实施。对此,我们在咨询时必须做些基础工作,展示替代方案。例如,根据实际应用场合,采用燃气更加具有实际意义。
    包装领域也与此类似:可堆肥降解或者可再生原料制造的包装材料正在成为趋势,消费者对它们也非常认同。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需要全局考虑它们对环境的影响,在大多数应用场合,材料的循环利用更具现实意义。只要涉及到可持续发展,很少有简单、快速的解决方案。重要的是,必须以开放的心态开展工作,以客观的视角面对整体系统。

    enviro全权代表Martina Birk

    您如何评价法律措施的作用?关于非财务信息报告的法规是否具有一定的效果?

    Steger: 这项法规至少在两个方面起到作用。其一,以前没有报告其可持续行动的企业现在没有任何选择。其二,信息报告的类型得到了改进。这也牵扯到我们。仅仅从审核的必要性方面看,它在整体上获得了更重要的地位。

    可持续发展正在进入企业战略——这里就是它的归宿! Erwin HächlPeter Steger可持续战略小组成员

    这就是说,你们欢迎立法者赋予企业更多的尽职义务?

    Steger: 这实际已经发生了。非财务信息报告只是一个开端。不久前,德国联邦议会通过了供应链尽职调查法(LkSG)。据此,从2023年开始,所有员工总数超过3000人的企业都必须强化供应链的人权问题,通过危机分析、申述机制和相应的审查流程等方式。下一步,就是修改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义务,进一步实现标准化。所有这一切在今后几年都将加快进程。可持续发展将逐步达到与经济性相同的地位。

    Kramer: 对此,我们必须明确指出,企业将为此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制订和落实法律规定的企业社会责任义务,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目前,克朗斯公司处于一个有利的局面,因为我们拥有相应的人才,可以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一些小企业肯定会面临大量的问题。他们面对的是一面高墙,不知道如何翻越。我们的一些客户就面临着这种情况。类似供应链尽职调查法的问题还将带来许多新的挑战,这也波及到我们。

    Warum? Weil man damit auch an Stellschrauben jenseits des eigenen Unternehmens drehen muss?
    “可持续发展就是克朗斯经营理念的一个组成部分。”

    为什么还要顾及本企业以外的事项?

    Kramer: 是的,因为我们的价值链分为两个方向。一方面,如果供应商侵犯人权,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自己的责任。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向前看,聚焦我们的用户。如果我们在那里发现风险,有义务做出相应的反应。

    你们的许多回答都贯穿着一条红线:只有众多行动者共同努力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不能局限于一个组织内部,而是需要全社会参与。鉴于这种情况,你们如何预测未来走势?前景是否还能保持乐观?

    Kramer: 我更想说,这是我们的责任。只有保持乐观的态度,我们才能持续做出积极的改变。我们将动用一切可支配的资源,对此作出我们的贡献。

    Birk: 1.5℃目标为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我始终保持乐观的态度,我认为我们能够延缓气候变化。对此,我们迫切需要做出改变,让行动说话 ,这需要大家齐心协力。这关乎我们每一个人,也关乎克朗斯集团和克朗斯用户。

    Steger: 我们必须不断思索我们需要开展哪种辩论:关于禁止事项还是关于解决方案?我个人始终对此充满信心,许多问题可以通过工艺技术解决,尤其是在生态和气候保护领域。当然,并不仅仅局限于此:我们必须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管好自己。实用主义是克朗斯经营理念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出现问题,立即动手解决,不要争论不休。

    我始终保持乐观的态度,我认为我们能够延缓气候变化。对此,我们迫切需要做出改变,让行动说话 ,这需要大家齐心协力。 Erwin HächlMartina Birkenviro全权代表

    您现在可以在我们的克朗斯商店创建一份不具约束力的报价。

    创建报价
    kronesZH
    kronesZH
    0
    1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