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蔓延
克朗斯会对员工、客户以及业务伙伴负起责任。我们已采取诸多措施以减缓疫情的扩散,并将继续全力支持我们的客户。 阅读更多
关闭
搜索
搜索
未找到结果
    精酿啤酒
    德国啤酒,中国酿造
    返回到
    德国啤酒,中国酿造

      李庆是一名企业家。随着事业生涯的发展,他渐渐喜欢上了精酿啤酒,对德国啤酒更是为所倾倒。

      请激活 JavaScript,以便能够放映这个录像。

      由此,他开始进口德国啤酒,但过不了多久,此酒却失去原有的新鲜口感。于是,他心中萌生出在中国建设一个德国啤酒厂的想法:TBT 优布劳——借助于 Steinecker糖化间、克朗斯工艺技术、克朗斯灌装设备、采用德国配方、身冠德国品牌优布劳 (Urbräu) 并取得路德维希国王 (König Ludwig) 和卡登堡啤酒 (Kaltenberg) 的生产授权。而站在酿酒锅炉旁的当然也是来自德国的酿酒师。

      早年在做卡拉 OK 生意时,TBT优布劳的创始人、股东兼董事长李庆就开始进口外国啤酒。他看中的是啤酒的口味,尤其令他倾心的是精酿啤酒以及英国和德国啤酒,但他对啤酒酿造,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一无所知”。在这方面,他得到了来自克朗斯的专业人士的帮助,双方首次接触是在 2013 年春。

      技术完全来自克朗斯

      2013年8月,由德国 TBT 啤酒酿造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德国优布劳啤酒产业园,正式签约落户邯郸。当时,中国的经济发展势头还相当迅猛,能够达到两位数的增长率。在与国际供货企业前期接触后,作为德国优布劳啤酒产业园的联合创始人李庆很快被克朗斯的交钥匙解决方案和企业文化所折服。2013 年年末便开始了初期施工。半年后,首批机器从德国运抵邯郸,2015 年 4 月在邯郸酿制出了第一桶麦汁。到目前为止,所安装设备的产能为 1.2 万千升。克朗斯为 TBT 优布劳安装了糖化间、提供全部流程技术及一台一次性玻璃瓶灌装设备,而且还承担了全部的工程设计。

      糖化间

      这台传统式糖化间设计生产能力为每天 10 桶,每桶 1 万升。它由下列设备组成:

      流程技术

      所有 ZKG 均配备 Evoguard 双座阀。TBT 优布劳因此成为中国首批使用 Evoguard 双座阀的啤酒厂之一。一期工程采用软管技术和管道镶嵌技术,二期工程仅采用弧形管技术。

      压缩空气生成装置、CO2回收装置、冷却设备和蒸汽发生器则由优布劳自己安装。

      灌装技术

      TBT 优布劳使用一台由克朗斯提供的设备灌装 330 和 500 毫升瓶装规格的啤酒,灌装能力每小时 20000 瓶。它由下列设备组成:

      除玻璃瓶灌装设备外,优布劳还运行一条小桶生产线,每小时可灌装 40 个小桶,还有两条迷你桶生产线,可灌装 1.0 升 和 2 升铝制可回收容器。其灌装能力为每小时 3000 个标准桶及 1500 个迷你桶。

      中国第一家德国精酿啤酒厂

      虽然,目前优布劳啤酒大部分还只在方圆 200 公里的范围内出售,但 TBT 优布劳正在尝试将高端授权产品推向中国所有的大城市。为此,这家啤酒厂利用了所有渠道:包括饭店、酒吧、超市以及已经崭露头角的线上销售。一瓶优布劳,消费者需花费约八元人民币,而路德维希国王啤酒和卡登堡啤酒的售价则是其两到三倍。授权生产的啤酒采用经典的 500 毫升可回收玻璃瓶进行灌装。优布劳自己则有 330 和 500 毫升瓶两种类型。在中国市场上特别成功的还有饭店专供的 1.0 和 2.0 升可回收罐装啤酒,其罐盖可重复密封。优布劳同样也以这种灌装方式出售 30 升桶装啤酒。

      筹划中:增加啤酒种类

      在啤酒厂建厂时,供应链总经理朱兵得以体验了一次无与伦比的经历。作为酿酒师的他已有 15 年的酿酒经历,也参与了某国际啤酒品牌的授权生产,但有一件事情是他还从未经历过的:那就是啤酒厂设备的生产与安装。而在 TBT 优布劳幸运的是,他从一开始便参与到工程建设当中。他还为酿酒实验室引进了非常现代化的配套设施,甚至有测量发酵酒香的气相色谱仪。

      令朱兵感到特别满意的是斯坦尼克糖化设备:“这个系统非常灵活,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而且性能非常稳定。”优布劳目前生产 15 个不同的库存量单位 (Stock Keeping Units)。如果啤酒厂未来搭建了更广泛的销售网络,那啤酒种类也应相应进一步增加。朱兵设想的是例如 30 个苦味单位的轻苦味 IPA 或者酒精含量更高的深色艾尔以及其他手工精酿啤酒种类。

      00 - Article 12242
      令供应链总经理朱兵感到特别高兴的是斯坦尼克糖化设备:“这个系统非常灵活,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而且性能非常稳定。”

      酿酒本身由来自德国的酿酒师 Axel Gummich 负责。“在这里,我感觉就像在德国一样。我们酿制的是德国啤酒,而且也不添加任何其它成分——虽然在营销过程中,我们并没有突出强调这一点”,他说。“借助于克朗斯的技术,酿制高品质的啤酒并非难事。比如,我们的酒花利用率达到了 32%,而这里的教科书上则写着最大只能达到 30-31%。麦芽残渣量同样也明显低于其他糖化设备。高质量,高回报。我们酿制的卡登堡啤酒和路德维希国王啤酒的口味也完全与德国一样”。为保证品质始终如一,由酿酒工程师 Josef Schraml 专门负责这一块,这位来自路德维希国际公司 (König Ludwig International) 的授权主管每年会多次来到中国邯郸,鉴定产品质量。

      高品质,高回报。

      Axel Gummich

      高度责任感

      优布劳让一部分灌装和糖化设备操作人员在位于太仓的克朗斯学院接受培训。酒厂希望以此确保所有操作人员能够真正地操作那些机器设备。克朗斯在太仓的子公司也负责售后服务和维护。“作为我们的一手供应商,我们与克朗斯的合作在所有层面上都非常融洽,而且富于建设性”,李庆这位对啤酒痴迷的企业家说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克朗斯的高度责任感。我自己对啤酒酿制这件事情知之甚少,但却从克朗斯学到了很多——不仅仅在技术方面,也包括未来战略定位方面。将我们双方联系在一起的,是我们对于质量和服务的共同追求。于我而言,克朗斯不仅仅是供货商,也是一位可为我们提供永久支持的伙伴。”由于中国人特别喜欢打比方,辞藻华丽,他又用如画般的语言对他所说的做了总结:“克朗斯就像一颗大树,我们可以放心地在它的树荫之下小憩。克朗斯是一家非常值得信任的企业。”

      克朗斯就像一颗大树,我们可以放心地在它的树荫之下小憩。

      李庆


      选出的机器及解决方案
      kronesZH
      kronesZH
      0
      1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