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蔓延
克朗斯会对员工、客户以及业务伙伴负起责任。我们已采取诸多措施以减缓疫情的扩散,并将继续全力支持我们的客户。 阅读更多
关闭
搜索
搜索
未找到结果
    烈酒
    草本苦味酒快速扩张
    返回到
    草本苦味酒快速扩张
      克朗斯最快的PET瓶烈性酒灌装设备目前运行在西非国家加纳。这套设备于2012年12月在私营企业Kasapreko公司投入运行。主要灌装产品为一种草本苦味酒,据说这种饮品具有激发性欲的作用。Kasapreko公司几乎无法满足对这种非洲开胃苦味酒的需求。

      Kasapreko公司位于加纳首都阿克拉,在厂区的庭院内,每天都停靠一辆来自尼日利亚的重型货车,后挂一辆超长敞篷拖车。从清晨开始,三名工人为货车装载货物。纸箱被逐层码放,每个纸箱内包装24个200毫升的PET扁瓶,产品为Alomo Bitters草本苦味酒,每箱重5.2千克。此后,货车驶向尼日利亚,目的地为500千米之外的拉各斯。

      尼日利亚目前已经成为Kasapreko公司的第二大市场,接近40%的销量出口到国外。

      好东西不一定贵

      20世纪80年代末期,加纳政变终于结束,经济生活逐渐正常,Kwabena Adjei博士通过做些小生意养家糊口。当时,已经存在许多烈性酒生产商。但几乎所有的精油都来自同一家供应商,导致所有的产品都具有雷同的口味。 Adjei博士萌发创意,提供更加多样化的产品。他找到了一家生产商,其金酒精油能够赋予更加明确的杜松子口味。在阿克拉近郊的一间车库里,他与四名员工开始了小规模的灌装。他开着自己的老式沃尔沃,一家酒吧一家酒吧地推销他的“Kasapreko金酒”。

      他引发了一次需求爆发。此前,加纳人认为只有昂贵的进口产品才能保证优良的口味、质量、可靠性和包装。Kasapreko公司是第一家引入现代化质量检测和产品开发实验室以及个性化瓶型的本地厂商。借助这种理念,他占领了这个知名的利基市场。目前,Kasapreko金酒已经成为加纳金酒市场的主导品牌。

      巨大成功

      开始阶段,Adjei博士还采用各种瓶型,甚至使用其它厂家的纸箱,为了遮挡住印刷标识,将纸箱翻过来使用。1997年开始专业化灌装。Alomo Bitters是加纳当时采用工业化规模生产的第一种草本苦味酒,并取得了巨大成功。

      Kasapreko公司始终是烈性酒市场的领先者,占据近50%的市场份额,是第二大生产厂商的四倍。“2013年,我们计划将产量翻番,达到1000万箱”,Kwabena Adjei博士充满信心。

      全球最快的克朗斯PET瓶烈性酒生产线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Kasapreko公司于2012年12月投入使用了两套新的克朗斯灌装设备。该企业首先建造了一座100米长、44米宽的无立柱厂房,在其内部安装了一套每小时3万瓶的回收玻璃瓶设备和一条每小时4万瓶的PET回收瓶生产线 — 当时克朗斯安装的速度最快的PET瓶烈性酒生产线。

      容器:前面凸出,后面凹陷

      这种PET瓶的胸部凸起,背部凹陷,非常节省包装空间。这种设计在此前已经获得了成功包装奖。由于瓶子的前面和后面具有不同的造型,必须对瓶子进行方位调整,确保商标贴在瓶子前面。“在这种高速度下满足工艺要求,确实非常棘手。但克朗斯设计团队做得非常漂亮”,Kwabena Adjei博士称赞说。

      专业培训取得收益

      2012年12月初,两套设备投入运行。“这要归功于克朗斯员工、分供方和我们自己团队之间的良好合作”,Kwabena Adjei博士说。

      买得起的产品

      “3A原则也适用于非洲消费市场:买得到,买得起,乐得买。” Kwabena Adjei博士说。一瓶200毫升Alomo Bitters草本药酒的零售价大约为两美元,750毫升瓶约为5美元。“价格非常合理。 因此,灌装设备的效率显得尤为重要,一方面,产品应该物美价廉,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有足够的利润。对此,需要最佳的工艺。对于PET瓶,需要减少每一克PET材料的消耗。”

      进军国际市场

      两条生产线投入运行后,Kasapreko公司继续开展出口攻势。“五年之内,我们将成为在国际市场受到高度重视的烈性酒生产商。”目前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选出的机器及解决方案
      kronesZH
      kronesZH
      0
      10
      1